乾隆年间,北京,紫禁城

这时正有两个女子站立在紫禁城前面,呆呆的凝视着那巍峨的皇宫,她们正是紫薇带着丫头金锁,来到北京已经快一个月了。

紫薇站在宫外,知道不管用什幺方法,她都无法进去。可是,她已经在母亲临终时郑重的答应过她了!她已经结束了济南那个家,孤注一掷的来到北京了!

不行,一定要想办法。

紫薇这年才十八岁,肤色白内透红,面如桃花,水汪汪的一双眼睛,双乳高耸,纤腰丰臀,年轻貌美,但她的思想观念,都仍然很天真,从小就在母亲及顾老师严密的保护和教育下长大,使她根本没有一点儿涉世的经验。丫头金锁,比她小一岁,忠心耿耿。

这天,听说梁大人的官轿会经过银锭桥,她下了决心,要拦轿子!

紫薇带着金锁,站在路边张望。她的手里,紧紧的攥着一个长长的包袱。包袱里面,是她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两样东西。这两样东西,曾经把大明湖边的一个女子变成终身的俘虏。

紫薇带着一份难以压抑的哀愁,站立在行人来往穿梭的街道,往来的人群,都会不自禁的深深看紫薇一眼。尽管打扮得很朴素,穿着素净的白衣白裙,脸上脂粉不施,但是,那弯弯的眉毛,明亮的眼睛,和那吹弹得破的皮肤,那略带忧愁的双眸,样样都显示着她的高贵和她那不凡的气质。再加上紧跟着她的金锁也是明眸皓齿,亮丽可人。这对俏丽的主仆,杂在匆忙的人群中,依然十分醒目。

一阵马蹄杂沓声,马路上出现了一队马队,后面紧跟着手拿“肃静”、“回避”字样的宫兵。再后而是梁大人的官轿,再后面是两排整齐的卫队,用划一的步伐紧追着轿子。

“让开!让开!别挡着梁大人的路!”

紫薇神情一振,整个人都紧张起来,她匆匆的对金锁喊∶“金锁!我得把握机会!我出去拦轿子,你在这儿等我!”紫薇一面说,一面从人群中飞奔而出,金锁急忙跟着冲出去说∶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

紫薇和金锁,就不顾那些官兵队伍,直奔到马路正中,切断了官兵的行进,拦住轿子,双双跪下,紫薇手中高举着那个长形的包袱。

“梁大人!小女子有重要的事要禀告大人,请大人下轿,安排时间,让小女子陈情┅┅梁大人┅┅梁大人┅┅”

轿子受阻,被迫停下,官兵恶狠狠的一拥而上∶“什幺人?居然敢拦梁大人的轿?”

“呼啦”一声,轿帘一掀,梁大人伸了一个头出来∶“哪儿跑来的刁民,居然敢拦住本官的轿子,是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梁大人探头一望,见是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跪拦在轿前,“怎会有这幺漂亮的女子?”梁大人心里想着∶“把她们俩先带回去!别耽搁了!快打轿回府!”

梁大人退回轿子中,轿子迅速的抬了起来,大队队伍,立刻高喊着∶“回避┅┅肃静┅┅”向前继续前进。

紫薇和金锁被官兵带着,一起跟随着梁大人的轿回梁府去了。梁府这时正张灯挂彩的,上上下下忙着为明天梁大人的儿子娶媳妇而忙着。

“你是哪家的姑娘,竟敢拦住本官的轿子?”紫微这时候被带到梁大人的书房里,梁大人坐在书桌的椅子上,看着这个细皮白肉,粉雕玉琢的美少女,有些惊愕的问∶“你的胆子可真大。”

“我姓夏,名叫紫薇。有点事想麻烦梁大人。”紫薇跪在梁大人前面说。

“有什幺冤情,你说吧!”梁大人说∶“我一定帮你伸冤。”

“小女子想请梁大人带紫薇进宫见皇上。”紫薇说。

“你说什幺?你以为皇宫是什幺地方?”梁大人一听吓了一跳,大声的说∶“你以为皇上你要见,就能见吗?你简直是在胡闹!”